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财神网高手论坛 >

财神网高手论坛

半月谈:人体贩毒已实现“产业化” 贩毒者多为青少年

发布时间:2019-07-07 浏览次数:

  黄大仙真言七字诗,“在滇缅边境线上,每天何止千人往境内带毒。”在6月26日又一个国际禁毒日到来之际,南京铁路公安处破获一起人体贩毒案,再次将人体贩毒引入人们的视线。禁毒领域有关人士表示,人体贩毒近年来有沉渣泛起之势,且“骡子”(人体贩毒者)多为青少年,需引起重视和警惕。

  没有内线举报,也不是安检查获,第一次参与人体贩毒的冯玉(化名)落网完全是一个意外。

  2018年9月17日10时许,昆明南开往南京南的G1378次列车从贵阳北站开出。一名穿着黑色短袖T恤衫的男子在2、3号车厢连接处看手机。见乘警走过来,他立即将手机塞进裤兜里,神色慌张地向车窗外故作张望。

  这一情景正好被乘警刘祥看在眼里,遂上前盘问检查,竟意外发现其正利用手机遥控另一人(冯玉)在酒店排泄毒品。

  南京铁路公安处沿着冯玉这条线月中旬,李有(化名)、高明(化名)、马强(化名)3名人体贩毒“骡子”和两名招募、组织、遥控他们的成年贩毒嫌疑人相继落网。

  江苏省公安厅禁毒总队缉毒科科长祝军告诉半月谈记者,人体贩毒这种方式早年就有,经过几轮打击有所遏制,但最近几年似乎有沉渣泛起的迹象。

  江苏省公安厅禁毒总队提供的统计表明,2016年至2018年间,江苏省公安机关共破获人体贩毒类案件17起。其中,2017年因南京公安对此进行专项打击,当年破获此类案件就达到11起。

  “在滇缅边境线上,每天何止千人往境内带毒!”丁一(化名)说。丁一是南京铁路公安处此次抓获的两名成年贩毒嫌疑人之一。他自称在缅甸赌场工作3年,经常为“骡子”们安排食宿,接触过的人体贩毒“骡子”有上百人。

  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,现在人体贩毒已形成产业链:上游毒品包装、“骡子”招募与管理、携带毒品入境交易等一系列环节,环环相扣。

  贩毒嫌疑人介绍,以往让“骡子”吞食的毒品,是人工包装的,有大有小,不易吞食,吞食后易破裂,甚至会造成“骡子”中毒身亡。如今已实现“产业化”,大都用机器包装。

  丁一告诉半月谈记者,机器包装的毒品颗粒,一般里层是塑料袋,中间是透明胶带,最外层是保鲜膜,总共有七八层包装,大小均匀,一般为5克装,拇指般大小,相对容易吞食、排泄,不易破裂。

  据介绍,近年人体贩毒之所以猖獗,主要在于这种方式化整为零相对安全。一是人体携带毒品,一般机场的安检设备检查不出来,除非警方获得内线提供的情报,对特定对象使用特种设备透视;二是即使被查获,因携带量不大,对贩毒头目来说,损失比较小,同时警方也不会因为这一点毒品而追查到缅甸。

  虽然人体一次携带的毒品量不大,但利润十分可观。一名贩毒嫌疑人为半月谈记者算了一笔账:一般一名“骡子”携带的毒品为300克至350克,其中包装好的货钱约为1.5万元,“骡子”来时路费、花销以及中介的介绍费合计约6000元;“骡子”带货走的路费、住宿费及各项花销约6000元;支付给“骡子”的报酬为1万元至1.2万元。而这些毒品在内地交易价格可达10万元,利润高达6万元左右。

  这名贩毒嫌疑人还向半月谈记者“感叹”:人体贩毒的成本不易控制,为赶时间,有时头等舱也得坐,有时还要包车接送……

  “骡子”招募主要通过网络诱骗和熟人介绍。一般会先预付路费、住宿费,并提供吃喝花销,诱骗到缅甸后再威逼利诱其吞食毒品并携带入境。

  丁一说,毒贩们其实更喜欢年纪大一点的、没有前科的“骡子”,但实际招募来的多数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,30岁以上的极少。

  在南京铁路公安破获的这起案件中,4名“骡子”均来自云南省文山州麻栗坡县,运输毒品被抓时年龄都不满18岁。

  丁一介绍,毒品在人体停留时间有限,一般都要乘坐飞机。成年“骡子”吞食毒品量大,有经验,心态相对平稳,坐飞机不容易引人注意。

  一名贩毒嫌疑人说,一些年轻的“骡子”派头不足,坐头等舱易引起怀疑,还要从头到脚买套像样的行头包装一下。

  南京铁路公安办案民警胡丰扬介绍,从破获的案件看,这些成为“骡子”的年轻人多为“问题少年”,他们过早接触社会,没文化、没手艺,却一心想挣快钱。

  针对这一现实,一些办案民警建言,遏制人体贩毒,最根本的举措是加强贫困地区的义务教育和职业教育,提高年轻人的谋生能力,同时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、金钱观,做好禁毒宣传。

  另外,目前高铁、机场一般安检设备尚无法透视人体内是否藏毒,能透视的X光机也不能用于一般旅客的透视检查。因此,有关人士建言,要深入研究人体贩毒的特点,在边境地区推出一些有针对性的管控措施以遏制人体贩毒。